襄樊战役的经过是怎样的?

时间:2016-04-19 21:00点击:

我喜欢这个问题,长久以来大家对襄樊战役的讨论更多的是围绕“蜀汉内部高层人事关系的恶意揣测”,“襄樊战役对三国格局的影响”等一些观点上的讨论,很少真正去关注襄樊战役的前后经过。
我说下我的间接,欢迎交流。



第一部分,谁发动了襄樊战役?

对襄樊战役过程认识的缺乏一方面是相关资料太少,尤其是蜀汉方面。因此产生很多“无中生有”的问题,诸如关羽发动襄樊战役有未经过授权?蜀汉方面为何营救不力?甚至诸葛亮或者刘备为何借刀杀人除关羽?另一个原因是由于受《三国演义》的影响,大家将演义描述的过程无意间当做真实历史。其中,关羽率先进攻襄樊,发动此战似乎已经成大家共识。

果真如此吗?我并不这么觉得。
这事得从合肥战役说起。

《温恢传》:建安二十四年,孙权攻合肥,是时诸州皆屯戍。恢谓兖州刺史裴潜,曰:“此间虽有贼,不足忧,而畏征南方有变。今水生而子孝县军,无有远备。关羽骁锐,乘利而近,必将为患。”于是有樊城之事。

这段记载中包含着许多重要的信息。

温恢当时是扬州刺史,治合肥。建安二十四年,也就是想襄樊战役发生的那一年,孙权攻打合肥时。温恢对裴潜兖州刺史裴潜说:碧眼小儿来打,不足为虑。我倒是担心曹仁将军那边有变数。现在水势渐长,曹仁孤军深入,没有防备。关羽骁锐,乘势进攻,襄樊会有一定的麻烦。后来就有了樊城的事。


先来重点看下”而畏征南方有变。今水生而子孝县军,无有远备“这句话。

征南和子孝都指曹仁,曹仁字子孝,时任征南将军。

县军指悬军,意思就是“深入敌方缺乏后援之孤军”。略举几例,

《曹芳传》裴注引《汉晋春秋》:姜维有重兵而县军应(诸葛)恪,投食我麦,非深根之寇也。

《张鲁传》裴注引《世语》:西曹掾东郡郭谌曰:“不可。(张)鲁已降,留使既未反,(张)卫虽不同,偏携可攻。县军深入,以进必克,退必不免。”太祖疑之。

《张郃传》:(张)郃知(诸葛)亮县军无谷,不能久攻,对曰:“比臣未到,亮已走矣;屈指计亮粮不至十日。”郃晨夜进至南郑,亮退。

那么这里就有个问题,怎么曹仁就孤军深入了呢?

温恢说“关羽骁锐,乘利而进,必将为患”,说明关羽此时尚未“乘利而进”。因此,最合理的解释是:曹仁此时正主动进攻关羽。此时,曹仁军团深入敌方,也就是温恢所说的“子孝县军”。


因此,襄樊战役并不是关羽主动进攻襄樊引起的,而是曹仁进攻关羽,被关羽击败。关羽借雨势反攻的一场战役。



评论区 @袁本初@铉斌Dirk 不同意,我觉得他们说的也有道理。
好吧,前面分析不严谨,把他们意见贴上来,后来的也不删了,留着打脸,啪啪啪。

袁本初:这个思路不对。首先悬军描述的是一种状态,指驻军于一个突出部,不特指孤军深入。建安二十四年孟达刘封攻克上庸,襄阳樊城沿汉水上下游都没有优军策应,说是悬军很恰当,看看地图这就是曹魏领土的一个突出部。曹仁的驻地始终都是在樊,关羽驻地江陵,中间的江汉平原无险可守,而汉水穿过襄樊之间到江陵北折向夏口,是两个据点之间的重要道路。任何一方进攻这两点之间都无法设置防御,曹仁如果发动了进攻,肯定是直扑江陵,但却没有任何类似的记载;战线直接推到襄樊,无论怎么说都是关羽发动的进攻。曹操事先有调动于禁徐晃前往荆州前线的记录,可能有合军后进攻关羽的想法,曹仁兵少不可能合军前主动进攻,前线在樊说明曹仁欲动未动,关羽很可能是要趁涨水打个曹军措手不及。
铉斌Dirk:楼上袁本初的意见和我相似,还有一点,就是在考虑曹仁是否主动攻击这一点上,需要结合前后。曹仁原本屯驻江陵,和周瑜周旋,始终处于守势,后来军事失败退到樊城一线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,曹仁的任务都是防守,且此时汉中和合肥都面临着压力,曹仁孤军进攻关羽无论从战略角度还是战术角度都是不能理解的。而且我严重怀疑曹仁手上的兵力是否有主动进攻的条件,如果说曹仁主力在樊城外围被关羽击败而被迫收缩樊城的话,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没有丝毫记载,相反,曹仁收缩樊城我认为极大原因是因为曹仁军力根本不足,无法在樊城外围进行过多的部署。下面一点是我的猜测,根据樊城的规模和后来的援军人数来看,曹仁防守樊城的军力可能不超过两万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二,进攻关羽是曹仁的既定使命。

我们来看下

《曹操传》:(建安二十三年)冬十月,宛守将侯音等反,执南阳太守,劫略吏民,保宛。初,曹仁讨关羽,屯樊城,是月使仁围宛。二十四年春正月,仁屠宛,斩音。

注意,在平定宛城叛乱前,曹仁的目标就是讨关羽,并且屯樊城。

《庞德传》:侯音、卫开等以宛叛,(庞)德将所领与曹仁共攻拔宛,斩音、开,遂南屯樊,讨关羽。樊下诸将以德兄在汉中,颇疑之。德常曰:“我受国恩,义在效死。我欲身自击羽。今年我不杀羽,羽当杀我。”后亲与羽交战,射羽中额。时德常乘白马,羽军谓之白马将军,皆惮之。仁使德屯樊北十里,会天霖雨十余日,汉水暴溢,樊下平地五六丈,德与诸将避水上堤。羽乘船攻之,以大船四面射堤上……

首先,庞德一开始就是跟着曹仁的,不是演义上的跟着于禁。

其次,平定完宛的叛乱,曹仁军团依然是南屯樊,讨关羽。结合上一点,曹仁自始至终目标都是关羽,宛城叛乱只是意外。

再者,庞德的目标就是关羽,而且还有时间限定,今年今年我不杀羽,羽当杀我。额外一句,庞德后亲与羽交战,射羽中额。时德常乘白马,羽军谓之白马将军,皆惮之。《三国演义》将此写为关羽兵临襄樊城下时的事,但这里并没有说,也有可能是曹仁进攻关羽时候的事。

因此,进攻关羽在曹魏集团战略规划之内,那么,曹仁进攻关羽并不意外。




第三,当时的形势。

曹仁被任命为“行征南将军”的时间应该为建安二十二年三月到建安二十三年九月之间(此处考证过程非常麻烦,为了行文先略了)。

而建安二十三年正月,许都发生叛乱。

《曹操传》:二十三年春正月,汉太医令吉本与少府耿纪、司直韦晃等反,攻许,烧丞相长史王必营,必与颍川典农中郎将严匡讨斩之。

《曹操传》裴注引《三辅决录注》:时有京兆金祎字德祎,自以世为汉臣,自日磾讨莽何罗,忠诚显著,名节累叶。睹汉祚将移,谓可季兴,乃喟然发愤,遂与耿纪、韦晃、吉本、本子邈、邈弟穆等结谋。纪字季行,少有美名,为丞相掾,王甚敬异之,迁侍中,守少府。邈字文然,穆字思然,以祎慷慨有日磾之风,又与王必善,因以闲之,若杀必,欲挟天子以攻魏,南援刘备。时关羽强盛,而王在邺,留必典兵督许中事。

《曹操传》裴注引《山阳公载记》:王闻王必死,盛怒,召汉百官诣邺,令救火者左,不救火者右。众人以为救火者必无罪,皆附左;王以为“不救火者非助乱,救火乃实贼也”。皆杀之。

这次叛乱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“兴汉”,参与人员都是“汉官”。而且欲挟天子以攻魏,南援刘备。时关羽强盛

建安二十二年的刘备集团,正是快速发展的时期。曹魏方向外面汉中前线不占优势,内部维稳压力巨大。

因此,从当时形势来看,曹操任命曹仁去讨伐关羽完全合理。



第四,通常的看法,即关羽主动进攻襄樊,使很多事情很难理解。

例如,翻遍史书,都没有关于关羽围攻襄阳和樊城外围战斗的记载。上来就是关羽进攻樊城。

《关羽传》:(建安二十四年)是岁,羽率众攻曹仁于樊。曹公遣于禁助仁。

《于禁传》:建安二十四年,太祖在长安,使曹仁讨关羽于樊,又遣禁助仁。

《曹操传》:秋七月,以夫人卞氏为王后。遣于禁助曹仁击关羽。

《刘备传》:时关羽攻曹公将曹仁。

《孙权传》:二十四年,关羽围曹仁于襄阳,曹公遣左将军于禁救之。

这很奇怪,作为曹仁,不可能把防线直接布在樊城吧。

但如果此战实为关羽防守反击那就不难理解了。曹仁在进攻关羽时战力有损,因此关羽借雨势推进到襄樊前线才会比较顺利。

另外,以前大家讨论关羽是否被授权。擅自出兵,甚至抗命如何如何。如果是防守反击,这就算关羽抓住战机,果断反攻,这一仗只能说漂亮。这样根本不存在”为什么诸葛亮不发表意见“或者”刘备有没授权“的问题,而也正是让关羽全权董督荆州的意义所在。


因此,我觉得襄樊战役是曹仁进攻关羽在先,但被击败。关羽乘势反击,包围樊城。


这时襄樊战役的开始部分。


作者:无边落木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31588405/answer/52965279
来源:知乎